【聖殤】雅賞推薦影評版應報及救贖之辯證版 程明仁

返回電影頁面

引用本文

  • 2012-11-15 10:37

    訪客1.164.*.*

    評價:

    【聖殤】雅賞推薦影評版應報及救贖之辯證版 程明仁 【聖殤】李廷鎮飾演之李崗道(Gang-do)或譯李康道、趙敏修飾演之母親張美萱Mi-Son,─于人生旅途中各有辛酸坎坷難以啟齒之生命際遇─,M型社會應報及救贖之辯證猶如大導演金基德所云【在資本主義社會下,金錢往往是測試人心的最佳利器,而人們確實也執著於相信錢能解決一切,只是直至今日,所有事物的基本問題還是源自於金錢。這部電影裡,因著金錢的背景,兩個幾乎不可能相遇的主角,卻在對傷痛施與受的拉扯下,組成了形式難以言喻的家庭,藉由這種家庭關係,同時讓我們領悟到,原來我們也正是周遭一切悲劇的共犯者。金錢會持續投以社會哀傷的問題,直到我們這一代的人都死去,最終,我們會形式化成彼此的金錢個體,再將自己碾碎於撲滿瀝青的柏油路上。而我只是再一次的,用我孱弱的信仰,仰天哭喊:「上帝,請多給予我們一些仁慈。」 】─失去摯親之傷慟─剝削弱勢之不幸之連鎖反應──!!!!!!天理昭昭因果迴圈────人倫親情動容人性批判震聾發聵醒目!!!!!!───直指人衷心性靈深處!!!!!!歹負運命鉤鍊枷鎖之解套───繫於仁恕測隱悲憫,眾人不獨親其親、不獨子其子,大道之行也天下為公,講信修睦,使老有所終,壯有所用,幼有所長,鰥寡孤獨廢疾者皆有所養。大家澹泊明志平易近人,重互助諒義,樂善好施───培養富貴金錢于我如浮雲之豁達胸襟歟!!!!!!能雅賞【聖殤】─Pieta──很感謝勝琦國際多媒體股份有限公司 SHENGCHI INTERNATIONAL MEDIA CO.,LTD能夠引進名聞全球大導演金基德執導的【聖殤】優質佳片在台灣地區由絕色國際著作權、絕色國際聯合優質發行,公司精英碩彥不眠不休優質認真精益求精企劃宣傳 ,並致敬意──有幸雅賞、再申謝忱。上映日期:2012-11-16類  型:劇情導  演:金基德《聖殤》(韓語:피에타,英語:Pieta)是由金基德導演的南韓電影,於2012年上映。它獲得了第69屆威尼斯電影節金獅獎,成為首部獲得金獅獎的南韓電影。片名「Pietà」在義大利語中是「施恩」、「憐憫」之意。2012年9月13日,南韓電影振興委員會宣佈此片代表南韓參加2013年第85屆奧斯卡最佳外語片獎的角逐。http://zh.wikipedia.org/zh-hk/%E5%9C%A3%E6%AE%87優質演員陣容:──趙敏秀、李廷鎮──權世仁、姜恩真────────等優秀演出令人激賞!!!!!!趙敏修:母親李廷鎮:崗道(Gang-do),無情的男人禹基洪:勳哲姜恩真:勳哲的妻子趙載龍:啟勳李明子:啟勳的母親許俊碩:自殺男權世仁:結他男宋閔修:墜樓男金凡俊:明洞男真容旭:輪椅男臉書專頁絕色國際http://www.facebook.com/profile.php?id=100001502001956&ref=tn_tnmn#!/pages/%E7%B5%95%E8%89%B2%E5%9C%8B%E9%9A%9B/138474891703http://www.imdb.com/title/tt2299842/導演的話 在資本主義社會下,金錢往往是測試人心的最佳利器,而人們確實也執著於相信錢能解決一切,只是直至今日,所有事物的基本問題還是源自於金錢。這部電影裡,因著金錢的背景,兩個幾乎不可能相遇的主角,卻在對傷痛施與受的拉扯下,組成了形式難以言喻的家庭,藉由這種家庭關係,同時讓我們領悟到,原來我們也正是周遭一切悲劇的共犯者。金錢會持續投以社會哀傷的問題,直到我們這一代的人都死去,最終,我們會形式化成彼此的金錢個體,再將自己碾碎於撲滿瀝青的柏油路上。而我只是再一次的,用我孱弱的信仰,仰天哭喊:「上帝,請多給予我們一些仁慈。」何謂『聖殤』? 義大利語「Pieta」,意為「聖母哀痛耶穌之死」。導演當初創作的靈感,便來自於米開朗基羅的著名雕塑作品——《聖母慟子像》 「透過聖母的姿態,我被她哀傷、痛苦的情緒中所蘊含的人性而深深打動了」。母與子就是故事的核心。」 【註】米開朗基羅﹝Michelangelo Buonarroti﹞四件有關「聖殤(Pieta)」主題的雕刻作品與提香﹝Tiziano Vecellio﹞之聖殤畫作───jiangshiah所發表義大利文藝復興盛期的雕刻藝術,最著名的藝術家是米開朗基羅﹝Michelangelo Buonarroti﹞,他在從事人像雕刻時,是從各個具有含意的角度去捕捉人體多樣的姿勢,這種創作觀念對於後世的藝術家有相當深的影響。  他認為雕刻就是將雕像從石頭這物質牢獄中解放出來,因此被認為是將肉體視為靈魂之牢獄,也就是反映了所謂的新柏拉圖主義思想,因此他的作品氣勢雄壯宏偉,充滿生命力。  米開朗基羅相信「美麗的人像」不只是表達觀念和引起感動,而應是視覺藝術中唯一能夠表現「真實」的主題。現在陳列於佛羅倫斯學院藝廊的作品《大衛》﹝David﹞就是在這朝氣蓬勃的力量下,呈現最具體的「真實」。  米開朗基羅一生中創作了許多裝飾陵墓的雕刻和壁畫。《垂死的奴隸》﹝Slave (dying)﹞、《摩西像》﹝Mose﹞便是與陵墓有關的作品。  其他作品還有《聖殤》﹝Pieta﹞以及「麥迪奇家族墓碑」﹝The Medici Tombs﹞上的《夜、晝、晨、昏》﹝Night、Day、Dawn、Twilight﹞等。http://vr.theatre.ntu.edu.tw/fineart/sculpture-wt/michelangelo/michelangelo.htm米開朗基羅,生於1467年卒於1564年,在這八十九年的歲月中,他共創作了四件有關「聖殤(Pieta)」主題的雕刻作品。Pieta是義大文pity或compassion的意思,大寫的Pieta則專指耶穌被釘在十字架上,卸下聖體後,聖母瑪利亞懷抱著他哀慟的情形。教廷聖殤(Vatican Pieta),1497年受法國主教德拉候拉斯所委託的創作,二十四歲的年輕藝術生命如何表現宗教上也是人性上如此沉重的主題?聖母瑪利亞低頭垂眉望著,但似乎不是完全聚焦,在懷裡躺著剛從十字架上卸下來的耶穌,右手撐著他的上身,左手微張手心向上,平靜的容顏看不出任何的情緒,喪子之痛豈是母親所能承受的,在如旋律般層層彎曲縐摺的頭巾及衣袍上,米開朗基羅將之昇華為細緻與柔軟的輓歌。這位頭戴荊冠,受到鞭笞,右肋刺傷,死於十字架上的神之子人之子,仰著頭閉眼微微蹙眉,躺在母親的懷裡,身上並沒太多受苦的痕跡,只有在四肢上才看得到不是很明顯的釘孔,似乎死亡只是更為柔軟的睡眠,不久之後他將復活。聖母瑪利亞做為神與人的媒介,似乎還停留在十八歲聖靈受孕的年紀,她在祈禱嗎?她在說,上帝請接受你的兒子的靈魂嗎?或者告訴來者,這是唯一的救贖之路?二十四歲的聖殤是青春與美的合體,米開朗基羅將冰冷的大理石轉化成柔軟的血肉,一場永遠定格美麗如花朵的死亡。而第二件聖殤的雕刻作品要一直等到他七十八歲時才完成,翡冷翠聖殤(Florentine Pieta),與第一件聖殤相隔超過五十年之久,而這次將是置於自己棺木上的墓石碑。這件作品正確來說應該稱為「卸下聖體(Deposition)」,耶穌剛從十字架上卸下來,無力的垂著頭屈著膝,肌肉結實的聖體是如此的沉重,這是死亡的重量。聖體的右側是顯得嬌小的抹大拉的馬利亞(Mary of Magdalene),她跪著試圖扶起耶穌,而聖母瑪利亞則在左側支撐著,她的臉部並沒有細部雕刻及打磨,眉宇之間的悲痛表情,有如淚流滿面。在聖體之後戴著頭套的人物應該是協助卸下聖體尼可德莫(Nicodemus),米開朗基羅卻刻上了自己的臉,悲憫地俯視著耶穌,而做為自己的墓石碑,也俯視著自己的死亡。與第一件聖殤的青春與美有很大的不同,這件作品的死亡況味是如此沉重,圍繞著四個結合在一起的人物是恐懼,悲傷,憐憫,絕望與痛苦,這是一個近八十歲的老人自我救贖。米開朗基羅幾乎同時開始創作第三件及第四件聖殤,那時他已經是受多種疾病所苦的八十多歲的老人了。第三件作品巴拉斯屈那聖殤 (Palestrina Pieta),應該創作於八十一歲,這件作品的是否真的為米開朗基羅所作一直受到懷疑,但就風格演變而言,這件作品的確連貫了第二件與第四件的元素。其實這件作品應該稱為「入墓(Entombment)」,尼可德莫不見了,只剩下兩個容顏模糊身體線條抽象的女性,聖母瑪利亞及抹大拉的馬利亞,支撐著耶穌的身體,聖母誇大的右手穿過耶穌巨大的右手,結實的上半身對照孱弱無力的雙腳,向下的力量似乎是更沉重了。這件作品已漸漸脫離文藝復興的風格,與前一聖殤強烈的力量相比,所要表達的情緒更為抽象更為內斂。最後的一件聖殤,隆達尼尼聖殤(Rondanini Pieta),一直到米開朗基羅八十七歲去世的前幾天,他還在用力的敲擊這件作品。這是一件不易理解的作品,或許是因為未完成的緣故,或許是因為這件聖殤已經如此的象徵化及簡化,完全是藝術家末期心靈的作品,不再妥協於修辭,不再訴諸情緒,不再在乎他人。這件作品中只有兩個身形修長的抽象的人物,抹大拉的馬利亞不見了,耶穌的身體不再巨大沉重,只剩下與他同樣瘦弱的母親,俯視著同一方向,兩人融合在一起成為一絲嫋嫋的上升的輕煙,不再是母親抱著沉重死去去的兒子往下沉,而是兒子背負著母親,緩緩上升;側著頭的耶穌似乎正告訴他的母親;來,媽媽,我來背您。或許預期自己生命的終點,米開朗基羅更專注於自我的救贖,捨棄了早期作品外觀的形體的美,人物不再只是形體的接觸,而是靈魂的融合,這是米開朗基羅個人的祭壇,個人的受苦與救贖,沒有必要去打磨他的作品,這是件已完成的未完成的作品,粗糙的石刻外表指涉生命本身的痛苦與短暫,永久的寧靜來自死亡。http://suona.com/forum/forum_posts.asp?TID=11889提香﹝Tiziano Vecellio﹞﹝1485 ~ 1576﹞聖殤﹝Pieta﹞ 1576 年油彩‧畫布,353 x 348 公分學院畫廊,威尼斯﹝Venice﹞,義大利提香晚年的創作帶著沉重的悲劇色彩。這種悲劇色彩深植、並表現出生命的源起和死亡。他的《聖殤》,已經變成純粹的「悲憤曲」。在這幅畫中﹝他想把它放在自已的墳墓裏﹞,有一個壁龕佔據了大部份的畫面,但筆觸略「輕」,這樣就顯得壁龕兩旁的神靈雕像,已「失掉了物體的材質屬性」。   構圖的安排把人物封閉在從左上方到右下虛的一條對角線內,畫面上方則是莊嚴的壁龕﹝上面還繪有兩個大雕像﹞。  背景的色調是帶有強烈暗紅影子的赭石色,而以這樣的色調襯底,使得那些互補色—瑪達萊娜衣服的青綠色、聖母瑪利亞斗蓬的深藍色,和尼科德姆斗蓬的橘紅色—搭配得十分協調,特別是在暗影中,瑪利亞的衣襟裏,以粗而輕的筆觸勾勒出耶穌那躺著的屍體,並且以蒼白無色的色調來表現祂,吏突顯了那悲劇性的色彩。http://vr.theatre.ntu.edu.tw/fineart/painter-wt/tiziano/tiziano-1576.htm

評論回應

  • < Prev 1 Next >
  • 你的回應